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断圈解链化解重大债务风险 山东债委会企业
  作者:匿名  日期: 2019-12-01 11:49:57   阅读:1137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冉东学从济南报道

“如果没有债务委员会,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债务委员会平台是过去两年山东企业应对债务风险的一个很好的起点。仅肥昌集团的重组谈判就已经进行了60多次,并取得了非常好的结果。”9月2日,山东省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主席张强告诉记者。

记者近日走访了由中国银行业协会声誉风险管理委员会组织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银行业”高峰论坛山东省银行业协会,了解了通过建立债务委员会减免机制、协调各种资源来缓解企业债务风险的典型做法。

旧的国有企业正在起死回生。

以债务委员会为平台应对企业债务风险,飞光集团的债务重组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中国农业银行山东分行是此次重组的牵头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债务委员会管理办公室主任刘彦君表示,飞矿集团早期扩张过快,规模庞大且完整。当时的主要想法是精简规模,成立一家新公司,拍卖非煤炭行业,重新雇佣员工,让新公司承担银行债务。

飞矿集团是山东省的一家大型国有煤炭企业。受煤炭市场和历史遗留问题的影响,飞矿集团在重组前连续四年遭受巨额亏损,涉及10家银行99.5亿元债权,逐渐成为“僵尸企业”。

山东省金融监管部门和山东省银行业协会认识到,飞光集团的大规模债务处置是山东省本轮国有企业淘汰产能和“僵尸企业”清理债务的首例。它有很强的示范效果。这一结果不仅关系到银行的资产安全,也对全省供应侧结构改革任务的实施产生了重大影响。

在原省银监局和省银行业协会的指导和支持下,农行山东分行牵头成立了飞光集团金融债权人委员会。通过与政府和企业的共同讨论,制定了肥城矿业集团有限公司银行金融债务重组实施方案,并以“资产拆分+债务减免+股东信用增级”的创新方式,通过协议对肥城集团债务进行重组。

在10个月的风险缓释期内,中国农业银行山东省分行牵头五大银行成立了25人工作组,其中17人常驻中国农业银行集中办公。经过三次债权人委员会全体会议、50次债权人联席会议以及与山东SASAC和山东能源集团41次谈判会议,双方就山东能源集团的清产核资、改革重组范围、新公司设立和担保等关键问题进行了多次讨论。他们讨论了破产重组、债转股、减债等各种方案,最终达成了债务重组方案。

肥昌煤矿改革重组的范围包括资产重组、债务重组和人员重组。

其中,金融债务重组计划的基本框架是,在清产核资的基础上,山东能源集团将设立一家新的出资公司。经与金融债权人委员会协商,公司将注入飞矿集团的可持续优质资产,并承担相应的银行债务。剩余债务将由飞矿集团和山东能源集团承担。

飞矿集团银行的金融债务按50%、30%和20%划分,其中50%转让给新公司,由山东能源集团担保,30%保留给飞矿集团,由新公司担保,20%由山东能源集团承担,飞矿集团和新公司以其有效资产为金融债务提供物权担保,金融债权人委员会对不同的债务主体给予相应的利率优惠。上述银行分割债务和债权的,应当由银团统一处理。

完成债务重组后,飞矿集团2018年整体盈利3.2亿元,重组前2015年亏损11亿元,2018年比2015年多盈利14.2亿元,其中:新公司飞矿煤业盈利5.5亿元;老公司飞矿集团亏损2.3亿元。股东山东能源集团2018年各项经营指标完成良好,营业收入3390亿元,比2015年增加1900亿元,利润总额118.4亿元,比2015年增加108.2亿元,净利润69.5亿元,比2015年增加75.7亿元。

飞光集团的债务重组不仅最大限度地保护了银行的利益,避免了企业破产给区域金融环境带来的冲击,而且促进了“僵尸企业”的处置和产能过剩的消除,减轻了企业负担,为“政府、银行、企业”取得了满意的效果,具有良好的社会影响。

飞光集团首席财务官薛云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作为20世纪50年代的老企业,通过这次重组,6000人被拆分,找到了许多渠道。债权人主要通过债务委员会机制达成共识,每个人都寻求共同点,同时保留分歧,这样企业才能生存。

民营企业引入混合改革理念

江泉集团不同于老字号国有企业的复兴,是山东省著名的民营企业。重组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引入了混合改革的概念。

近年来,江泉集团遇到了长期融资、管理不善等诸多问题。特别是自2014年9月以来,随着供应方改革和环保治理风暴,集团流动性风险逐渐显现。2015年,临沂市环境保护管理实行集中管理。该集团的主板钢板停产10个月。经营受到很大影响,资本链被打破,银行债务逾期未还。集团融资余额130.9亿元,其中银行敞口98.45亿元。

风险发生后,农行山东分行牵头省债务委员会与临沂市政府充分沟通,研究制定债务重组方案。核心是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我们将建立资产质量高的新公司,进行股权分置改革,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新公司注册资本为6亿元,由原股东、政府平台公司和企业高级管理层按51%、30%和19%的比例投资组建。

同时,将确定5年债务重组期,并调整集团贷款金额。相对高质量的新钢铁公司和新房地产公司承担60%的银行贷款和正常利息。本集团剩余资产作为老公司承担40%的银行贷款,利率优惠。

为了保证债务重组的顺利进行,新老公司相互担保。每个子公司都为旧公司提供担保。集团内的原始担保将被取消,抵押担保将保持不变。除了股息和扩大再生产,新公司的利润将优先偿还旧公司的债务。

经过10个月的全面运作,实施协议终于在2018年11月30日达成。12月9日,中国农业银行山东分行率先向江泉集团发放第一笔重组贷款。12月28日签署贷款重组协议的主要债权银行完成了贷款发放,标志着全省最大民营企业债务重组业务的成功落地。

重组后,江泉集团核心业务的生产经营基本恢复正常。2018年,集团实现销售收入215亿元,同比增长29%,缴纳综合税10.1亿元,同比增长110%。其中,钢铁行业实现利润12.3亿元,主要用于偿还债券和银行贷款。江泉集团再次入选中国企业500强。债务重组初步实现了企业救助、银行信贷安全和区域金融稳定的效果。

债务委员会是核心

山东省债务委员会在企业债务重组和复兴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2016年7月,原银监会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做好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相关工作的通知》,随后山东省银行业协会发布了《山东省银行业债权人委员会管理办法》。2017年8月,中国农业银行山东省分行率先在金融行业和系统内设立债权人委员会工作办公室,规范、独立、专业地开展债权人委员会工作,并逐户制定风险缓释和处置计划。

债务委员会最有利的职能是建立良好的内部和外部沟通机制。债务委员会主动与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局、中国人民银行济南分行、省银保监督局等监管部门和省银行业协会建立畅通的联系机制,及时报告风险缓释事项。五大银行与工、农、中、建、运建立了定期咨询制度,充分发挥省级债务委员会在风险防控和化解方面的共同作用。积极联系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证券公司、投资顾问等外部机构,为债务委员会提供专业支持。债务委员会在化解债务风险过程中,在充分研究国内关键风险化解案例的基础上,总结了“债务重组”、“委托管理”、“减息减负”、“平台收购”、“破产重组”等多种风险化解模式,探索了不良资产证券化、市场化债转股、债转股、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龙头银团贷款等模式。

其中,债务委员会的创新运作模式也至关重要。山东省滨州市债务委员会的实践有许多亮点。

企业面临风险,情况复杂,金融机构有不同意见。会上很难达成一致。我们做什么呢滨州市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主席王立华告诉记者,山东滨州市债务委员会以债务委员会“预备会议”的形式召开了会前磋商,引导各银行机构加强对债务委员会制度的了解和研究,充分酝酿和统一对关键问题的认识,形成联合意识形态力量, 在顾全大局、相互尊重、充分协商的前提下,充分听取全体成员的意见,达成共识后召开债务委员会,做好债务委员会的详细准备工作,为债务委员会的正式召开奠定坚实的思想基础。

滨州市银行业协会还建立了45家重点企业风险暴露变化月度报告制度、债权银行相关事项备案制度、债务委员会协议执行监督实施制度、债务委员会主席评估通知制度。

滨州银行保险监管局首席执行官魏健表示,通过债务委员会的贷款稳定和约束机制,在抑制不良贷款上升趋势、防控风险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今年6月以来,滨州市银行不良贷款率呈下降趋势,累计下降1.07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孟俊莲编辑:冉东学

广西快三投注 在线买彩票 江苏福彩快三